亚博yabo sports|官网登录

生命不息薅羊毛不止?为了“躺平”美属萨摩亚到底有多努力?

1944年7月1日,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得天昏地暗之时,44国金融高层齐聚美国布雷顿森林,经过长达3周的讨论,最终通过了《国际货币基金协定》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协定》,标志着美元与黄金挂钩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横空出世。

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建立,标志着英国主导的英镑霸权正式终结。因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所以美国也取代英国成为资本主义阵营新的领头羊,在二战结束后与苏联一跃成为并驾齐驱的超级大国。

虽然与英国同为海权帝国,甚至美国就是英国的Plus版本,但两国殖民扩张的方式却大相径庭。二战前的英国之所以极盛一时,根本原因在于大航海以来的后发优势及工业革命的先发优势,是英国在世界范围内建立了面积超过3000万平方公里的庞大殖民地体系,是名副其实的日不落帝国。

然而对殖民地的巧取豪夺也意味着高昂的维护成本,甚至连英属印度这样的“日不落帝国模范殖民地”兼“英国女王王冠上的明珠”都暗流汹涌。某种程度上说,正是因为科技水平的不断进步,殖民地统治成本的水涨船高,英国才在不堪重负中最终走向盛极而衰。

相比之下,美国在北美大陆上扩张了相当广阔的领土后,随即借助第二次工业革命的东风后来居上。再加上两次世界大战,浅浅的大西洋都保证了美国的“隔岸观火”,所以美国的大国崛起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而高新起步的后发优势,让美国对殖民有了更深刻和透彻的理解。所以美国抛弃了“噬土成性”的殖民地扩张模式,相反为了彻底斩断“日不落帝国”死灰复燃的可能性,美国还积极推动第三世界民族独立。相比于传统殖民帝国有形的烧,美国更热衷于无形的巧取豪夺,这使得美国的霸权主义性价比更高,在世界范围内掠夺的收益也更丰厚。

但凡事总有例外,在美国加班加点地薅世界的羊毛时,有一个地区却成功实现了反向薅羊毛的历史性壮举。

作为综合国力鹤立鸡群的超级大国,敢拿美国不当干部的人无疑是太岁头上动土,所以基本都下场凄凉,尤其是萨达姆和卡扎菲,坟头草早已长到了两丈多高。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不仅肆意榨取着美国的“剩余价值”,更让美国无语凝噎。

虽然远在与各大陆万里之遥的南太平洋,但却从未阻挡住西方殖民者漂洋过海万里殖民的脚步;虽然战后的美国不再热衷于在大陆上“跑马圈地”,但成为超级大国之前,美国也曾有过插旗开疆的“低级趣味”。所以,虽然美属萨摩亚甚至整个萨摩亚都微不足道,但依然没能逃过美国的觊觎。

所以虽然美国历史很短,但与萨摩亚却很有渊源;虽然两地相去万里,但关系却早已“咫尺之遥”。

不过,作为资本主义世界的后起之秀,美国在初登萨摩亚群岛时,看到的是英国和德国剑拔弩张的身影。

事实上早在西欧殖民者到来之前的2500多年前,波利尼西亚人就曾漂洋过海来到萨摩亚群岛定居,萨摩亚群岛也被称为“波利尼西亚的摇篮”。

1772年,一心寻找“南方大陆”的荷兰航海家罗格文最早“发现”了萨摩亚群岛,不过因为当时的测绘技术相对落后且航海日记丢失,罗格文的发现并未被西欧社会所熟知。

1768年,法国航海家布干维尔真正“发现”萨摩亚群岛并取名为“航海家群岛”,至此萨摩亚群岛被西欧人所熟知。

不过无论荷兰人还是法国人都没有殖民萨摩亚群岛,毕竟在星罗棋布的太平洋,萨摩亚群岛实在太过普通,更重要的是没有战略价值。说难听点,殖民它们都是浪费精力。

直到1830年,英国伦敦传教协会才登陆萨摩亚群岛“传播福音”,为将来的贸易打下了坚实基础。

彼时的英国作为殖民地遍布全球的“日不落帝国”,在南太平洋的主要经历放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身上,对萨摩亚群岛依然没有兴趣。直到19世纪澳洲爆发淘金热,推动了太平洋航路的繁荣,再加上1869年美国横跨北美大陆的太平洋大铁路最终贯通,萨摩亚成为太平洋航路的中转站。

在萨摩亚群岛战略价值不断提升的情况下,尚未脱离英国统治的新西兰开始了吞并萨摩亚群岛的努力,虽然英国不支持新西兰的扩张,但因为彼时美国和德国势力的陆续迫近,最终不得不开始重视这块弹丸之地。

19世纪70年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席卷全球后,美德两国后来居上,列强也纷纷进入帝国主义时代,并掀起瓜分世界的狂潮,低战略价值的萨摩亚群岛也未能幸免。

而相比于1871年德国统一后才开始的咄咄逼人的扩张,美国早在1839年就派出船队抵达萨摩亚群岛,并与当地酋长签订了处理贸易和船只失事的法典,随后美国得寸进尺,在萨摩亚的影响力不断扩大。

由于美德英三国的激烈争夺,为避免影响瓜分全世界的“主要矛盾”,三国在经过一系列利益交换后,在1889年6月14日签订了《柏林总协定》,表面上承认萨摩亚政府的独立地位,但事实上却联手控制了萨摩亚群岛。

虽然三角形结构最稳定,但由于国际形势风云激荡,再加上萨摩亚内部的明争暗斗,于是焦头烂额的三国在第二次萨摩亚内战后,最终决心一劳永逸地解决萨摩亚问题。

于是再度经过一系列利益妥协与交换,三国在1899年12月2日正式签署了《萨摩亚三方公约》,英国虽然放弃了在萨摩亚的权力,但获得了德国的其它补偿,比如布干维尔等,美国则获得了除图图拉伊岛外西经171度以东的所有萨摩亚岛屿,至此萨摩亚群岛被美德两国瓜分,德属萨摩亚和美属萨摩亚至此出现在地图上,并走上了南辕北辙的道路。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新西兰对德国宣战并占领德属萨摩亚,从此德属萨摩亚成为新西兰属地,1945年二战结束后在联合国授权下西萨摩亚由新西兰托管直到1960年。

1962年1月1日,西萨摩亚独立,并成为英联邦成员国,1997年更名为“萨摩亚独立国”。

相比之下,东萨摩亚的历史则显得波澜不惊。根据主要酋长契约,东萨摩亚于1904年转让给美国,但美国直到1929年才接受,从此美属萨摩亚成为美国的非合并非建制领土。

和古代中原王朝疆域分为直接统治区和羁縻统治区一样,星条旗下美利坚的土地也分为三六九等,包括“合并建制领土”,比如本土50州和哥伦比亚特区;“合并非建制领土”,比如巴尔米兰环礁;“非合并建制领土”,如关岛和波多黎各;“非合并非建制领土”,如美属萨摩亚。

这意味着,美属萨摩亚人是美国真正的四等公民,具体来说就是可以以美国人招摇过市,比其它国家公民有进出美国更便利的条件,至于选举权什么的,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对于美属萨摩亚而言,能搭上美国的快车分一杯羹,理论上已经非常心满意足了。毕竟早已自立门户的西萨摩亚时至今日人均GDP才区区4000美元出头,而在美国的扶持下,美属萨摩亚人均GDP早已超过12000美元。

同在南太平洋的一片屋檐下,东西萨摩亚人种一致却经济发展水平迥异,根本原因在于美属萨摩亚时刻能得到美国的支持。

作为福利待遇仅次于波多黎各的美国海外领地,时至今日美属萨摩亚依然能得到美国铺天盖地的关怀,包括名目繁多的国会拨款、分类捐赠,医疗教育扶持等,确保了美属萨摩亚人民坚持躺平却依然富甲天下。

事实上美属萨摩亚人民也确实早已躺平了,在美国长年累月慷慨砸钱的扶持下,美属萨摩亚人民迷失在低物价的纸醉金迷中,再加上热带地区民众本就慵懒没有进取心,于是吃香喝辣的美属萨摩亚人民,人人笑得像87公斤起步的胖子。

但美国一再表示很闹心,虽然区区6万多人,对于财大气粗的美国而言根本就算不上什么负担,但每当看到其他国家的所谓精英挤破头想成为美国公民的你争我夺,美国就有抽死美属萨摩亚这帮懒汉的冲动。

更重要的是,美属萨摩亚作为美国殖民扩张的历史遗留问题,也并未给美国留下更美好的回忆。

在与德国瓜分萨摩亚后,美国上下曾一度欢欣鼓舞,随着帕果帕果海军基地如火如荼的建设,图图伊拉岛更成为美国在南太平洋上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在成为美国澳洲之间航路必经之地的同时,与夏威夷群岛、关岛构成了美国在太平洋的铁三角。

但问题是,二战后的美国已经成为超级大国,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作为“五眼联盟”成员早已成为美国战略带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美属萨摩亚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越来越不划算,尽管不是烫手山芋,却也没有利用的价值。

所以美属萨摩亚逐渐鸡肋化,美国的管理也越来越佛系。在美国看来,如果美属萨摩亚仅仅靠砸钱就能搞定,那么也不失为一个高性价比方案。

面对这种不上心的殖民者,广大美属萨摩亚人民表达了强烈的愤慨。虽然它们早已躺平不思进取,但却坚决不同意美国佛系统治,这种深谙美国“双标”思想的思想,让无路可走的美国无所适从。

但问题是美属萨摩亚人除了啃老一无是处,早年建设的金枪鱼罐头厂也因为执行美国的福利待遇标准很快倒闭。在这里,薅美国羊毛思想早已大行其道,占美国便宜行为早已蔚然成风,所以当美国甘心被当冤大头后依然得不到美属萨摩亚人民的满意,自然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沉思。

事实上美国并非不懂美属萨摩亚人的心思,但却根本没有答应的任何打算,这种思想就是让美属萨摩亚成为美国的一部分,让美属萨摩亚人成为真正的美国公民。

也许是受到了美国国内“黑命贵”运动的鼓舞,亦或是被波多黎各不断公投加入美国的奋斗精神所感染。常年混吃等死的美属萨摩亚人垂死病中惊坐起,开始了成为美国人的不懈努力。

虽然今天的美属萨摩亚,早有18万人已常年定居美国,美属萨摩亚当地不过6万多居民,但这明显还不够。

据说今天的墨西哥人,虽然嘴上喊着“距天堂太远,离美国太近”,但却无数次为先烈当年败得不够惨而捶胸顿足,毕竟如果当年和法国一样成功投降,今天的墨西哥人早已有了金光闪闪的美国身份。

对于那些近代文明本就从西方殖民时代开始的国家和地区而言,西方国家是血海深仇的宿敌更是社会发展的引路人。说白了,因为殖民地和宗主国经济上的深度绑定,使得它们独立后依然难以摆脱宗主国的巧取豪夺,继续被殖民反而能实现“共同富裕”。

所以,所谓的自尊和自由,在诱人的小钱钱面前根本不值一提,这是美属萨摩亚于1977年被美国强行放手“自治”后,不仅没有挣脱美国远走高飞,反而紧抱美国大腿并蹬鼻子上脸的根本因素。

对美属萨摩亚人而言,成为美国人不仅意味着更多的社会福利、更高的生活水平,意味着选举权等权利,更重要的是成为美国的一部分后,美属萨摩亚人就再也不是连黑人也鄙视的美国四等公民了,可以昂首挺胸做一个堂堂正正的美国人,所谓“仓廪实而知荣辱”,美属萨摩亚是一块有追求的领地。

所以,美属萨摩亚一直在努力,而在枪杆子根本不存在的情况下,美属萨摩亚人民经过长时间的冥思苦想,创造性地提出了循序渐进的“三步走”战略,即:

应该说,这种路线图虽然和“把大象装冰箱”步骤一致,但难度却不是一般的大。虽然美属萨摩亚成功地在华盛顿设立了“驻京办事处”,并通过笼络国会议员成功地“杀”进了国会。但早就留有后手的美国一再对美属萨摩亚表示“别人坐着你站着,别人投着你看着”,没有发言权和表决权。而没有美属萨摩亚的参与,第三步的实现自然遥遥无期。

所以,尽管进入国会被称为美属萨摩亚的巨大胜利,但却仅仅是一个胜利而已,美属萨摩亚依然和波多黎各一样被挡在美国门外。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属萨摩亚不得不继续努力,比如在2012年起诉美国政府不给美属萨摩亚公民权,但依然折戟沉沙。

在静夜史看来,在可预见的时期内,美属萨摩亚根本不可能成为美国的一部分,这一点相信美属萨摩亚也心知肚明,但他们之所以义无反顾地碰瓷美国,根本目的无非是刷存在感,以此获得更多的政策和资金倾斜,毕竟当前的美属萨摩亚早已被美国喂养成了四体不勤的懒汉,一旦美国忍痛割爱必然会让美属萨摩亚瞬间掉入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