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六大赛事远离上海 美方重重阻碍报价遭拒

上周,中国历史上最大宗的一笔海外收购事件以中海油撤回对优尼科报价而憾失好局。无独有偶的是,上海曾经大有希望将世界第6大网球赛事的印第安纳威尔斯大师赛迎娶进沪,但现在看来抛到大洋彼岸的绣球同样可能打了水漂。

中国公开赛号称要办成第五个大满贯,无疑还有很长的一段路;不过,已经身为世界第六大赛事的印第安纳威尔斯大师赛移师上海,却几乎变成了现实。

印第安纳威尔斯大师赛可能被上海收购的风声最早源于今年4月,《洛杉矶时报》当时最先披露:印第安纳威尔斯大师赛已经接待了几个买家,而其中就有一彪人马来自中国上海,此后当地的《沙漠太阳报》更是明确指出一个上海财团打算出3500万美元到7000万美元把赛事带回中国。

近日,传闻中神秘的上海财团终于显身,正是大师杯的中国承办方,上海巴士股份有限公司。

上海巴士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新新体育公司在今年三月派团观摩印第安纳威尔斯大师赛期间,曾与该赛事的主办方面达成收购意向。几个月过去之后,风波似乎已经平复,虽然美国的媒体到现在还是用讳莫如深的字眼在提及“来自上海的财团”如何如何,但实际上,新新公司自己已经基本上放弃了争取的希望。之前口风一直把得很严的新新公司近日表示:“我们感到,这条线继续谈下去希望应该不大了,应该说我们已经终止了谈判。”

承办大师杯以来,新新公司一直在试图开发其他的网球产品。毕竟上海和大师杯签订的是3+2的合同,最多可以承办到2009年,而新新公司苦心培育出来的网球市场不能等到那时虚位以待。为了了解市场,和ATP的官员保持沟通和联系,新新公司花费了相当的人力物力对几大网球赛事进行全面考察跟访。

事实上,早在去年底到今年初,上海就得到消息印第安纳威尔斯大师赛可能会抛售。三月份的观摩,就是新新公司和对方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从五月份开始,传来的消息就已不再乐观。新新和印第安纳威尔斯方面的接触,也基本只停留在意向阶段。

网球比赛由于财政问题而搬家的在职业网坛不乏先例,马德里大师赛就是由于之前的“斯图加特超九赛”遭遇财政危机才移师西班牙的。而目前在欧洲,包括摩纳哥、汉堡等几项大师赛在内都存在不同程度的财政问题需要解决。在这样的背景下,世界网球赛事的中心迅速向亚洲地区倾斜,去年9月德国网球协会将旗下的柏林女子网球赛以670万欧元的价格卖给了卡塔尔。

但在中国的收购意向面前,美国人民显得顾虑重重,甚至不无敌意,ESPN网球专栏作家马休就曾经表示“将赛事卖给中国,就比如福特公司将野马工厂的钥匙交给东风汽车公司”。而印第安纳威尔斯方面更是大行串联,发动一切可发动的力量,共同对抗搬家危机,虽然他们内部各方利益始终争执不下、环环相扣、扑朔迷离,但上海知道,印第安纳威尔斯正在渐渐从他们视线里消失。

由于接触一直没有深入下去,新新公司对于收购事件保持了高度的低调,记者就此事询问上海体育局邱副局长,他表示从来没有听说过上海引进印第安纳威尔斯的事情。邱副局长说:“现在许多赛事引进,我们政府都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比方说上次的V8国际房车赛,都是他们谈好了我们才知道。现在引进一项赛事经常是不通过政府的,为的是可以谈更优惠的价格。”

对此新新公司表示这是双方谈判一直没有达到需要报批的程度所致,而对于美国媒体关于收购涉及上海政府的猜测,新新公司表示,这完全是一次无关政府的商业运作,体育局完全不知情就是最好的证明。

“网球是一个国际化的运动,参与人口很多,层次也比较高,我觉得这就是和上海相吻合的地方。上海是一个很国际化的城市。”新新公司的总经理孙雷表示他们非常看好网球产品,认为网球既是他们有经验和并擅长的领域,又非常符合上海的城市定位。大师杯签下来之后,他们一方面要考虑如何延长一项赛事在一个地区的生命力,另一方面,自然是急切地盼望引进更多的网球产品,填补常年市场的空白。

但上海为什么要放弃已经成功开展7年之久的喜力公开赛而费力不讨好地收购其他赛事呢?

孙雷解释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平台:“喜力公开赛是我们公司从很早就开始操作的一个赛事,今年我们把它租借给了胡志明市。因为今年起,我们申办了大师杯,连续三年在上海举办,这在ATP历史上是从来没有的。大师杯水平之高,可以说已经把观众的胃口吊起来了,大家对比赛的层次和级别要求越来越高,喜力公开赛作为一个级别低很多的赛事,已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但是,喜力目前也只是租借给对方,所有权还是我们的。”

虽然很有诚意,但上海方面无奈地看到,随着赛事两大所有者之间的分道扬镳,情况逐步陷入了他们所鞭长莫及的僵局。

自2002年以来,虽然每年的观众数量都在增加,但印第安纳威尔斯大师赛就是没有赚过钱,原因是沉重的债务和高额的利息。为了新建球场,赛事目前负担着3900万美金的债务和8%的利率,这正是使它不堪重负的根本原因。再加上IMG方面经营层的变动,新上任者迫不及待要肃清债务,于是印第安纳威尔斯大师赛被挂上了待售牌。上海正是这个时候与IMG取得接触,并且一拍即合。

但可惜的是,IMG在公司和PM分享各50%的股份,这意味着IMG并没有绝对话事权。目前对巡回赛的挽留最积极高调的,正是PM体育公司。他们力主将赛事留在本地。为此,PM体育公司至少要兵分三路:之一,要说服印第安纳威尔斯市政府担保降低债务利息,从8%降低到6%;之二,说服美国网球联合会(USTA)买断IMG的股份;之三,联合尽可能多的个人投资者,随时跟进。目前,三条线索都在艰难的进展中,尤其艰难的是,所有的当事人,都在观望别人,不肯迈出第一步。而之前与上海达成转让意向的IMG,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回应。现在的基本状况是,政府在观望IMG的动向,USTA则在等待政府降低利率的决定,投资人只打算在USTA出资之后再跟进,所谓环环相扣,任何一个问题不解决都可能成为死结。这种局面下,《网球》杂志的出品人乔治·麦金认为,成功率各占一半。

问题是,ATP不会无限期地等待印第安纳威尔斯解决问题。ATP的CEO马克·迈尔斯希望2007年的赛程能在8月份美网之前敲定。但是,挽救行动中很重要的一环美国网协,需要在十月份的会议上讨论通过此事。这意味着,美网之前,印第安纳威尔斯还是找不着着落,要等一个结果,至少要十月以后。而之于上海来说,目前围绕在印第安纳威尔斯的重重复杂关系,依然让人不敢乐观,无法抱有更多期望。新新公司:这只是许多机会中的一个 南方体育:国外有报道说,这项赛事的转让费用在3500万美元到7000万美元之间,请问这个数字是怎么评估出来的?

孙雷:事实上,我们的谈判根本没有涉及到具体的金额,不然,你看怎么会出现从3500万到7000万这么大跨度的金额范围,前后相差一倍。这个数字应该是国外的媒体和相关人士评估的结论。

南方体育:印第安纳威尔斯负担着3900万的债务和高达8%的利率,这是它赔钱的根本原因,如果接手这一比赛,上海怎么有信心扭亏为盈呢?

孙雷:印第安纳威尔斯是一个经营非常成功的赛事,无论从商业角度还是竞技角度。我们如果引进这项比赛,看好的是赛事本身的价值。而你说的债务,是赛事公司自己的债务,与我们无关。我们谈的是赛事的转让,而不是公司的转让。如果有一天,我们拿到了这个赛事的所有权,我们非常有信心把它做好。

南方体育:目前有消息说,美国网球联合会可能会出2400万美元来买断IMG的股份?

孙雷:对于这个数据的评估,我们不好作评价,因为不同的公司有他自己的评估方式,它可能是根据赛事价值,也可能要考虑债务,也可能从维持现状的角度来考虑。

南方体育:如果要谈到转让费的话,巴士公司会通过哪些方式来筹集这部分资金呢?

孙雷:如果是一般的租借的话,那么费用应该不会很高。但我们肯定希望能永久性地买断这项赛事的所有权,那就需要很大的一笔投入。这部分资金消化的方式有很多,我们有信心解决。但目前来讲,我们还没有成熟的方案。

南方体育:这次和印第安纳威尔斯谈判未果,是否因为IMG和MP两大股东之间的不可调和?

孙雷:应该这样讲,我们需要这样一个比赛,而对方在寻求一个解决方案。并不是说这两个公司已经是南辕北辙,一家愿意卖,一家不愿意卖这么绝对,他们也在寻找一个平衡,寻求不同的方案,出让比赛只是一个方案。

孙雷:我们公司一直采取比较开放的策略,在寻求各种不同的机会。可以说,印第安纳威尔斯是一个机会,但也只不过是很多机会中的一个。当下,我们暂时还没有新的目标。

南方体育:引进一项成熟的赛事,怎么样能让人觉得这是我们上海自己的比赛,而不仅仅是在上海举办的比赛呢?

孙雷:目前从ATP的规则来看,转让是可行的,但要创造一项新的赛事则牵扯到很复杂的事情,需要很多组织的官方认可。因此,我们现在的目标肯定是放在那些现有的成熟的赛事上。如果引入上海,那么我们会争取所有权的转让,让它真正属于我们自己。当然,大量的公关和推广的铺垫是必不可少的。其实这并非一个很大的难题,因为对公众来说,他们不会在意一项赛事的所有者是谁,而更看重比赛举办地本身,看重它的效果和影响。就好比今年我们把喜力公开赛租借给胡志明市,那它自然就是胡志明的比赛了。

南方体育:我们一直在寻找机会举办第五大满贯赛,你对北京的中网公开赛有什么看法?是否把北京视为一个竞争对手?

孙雷:这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哦。我们从来没有把中网公开赛看作是竞争对手,其实,我们彼此都没有把对方看作竞争对手。事实上,对中国这么大的国家来说,在两个大城市有两个网球比赛是很正常的事情。去年,喜力公开赛和中网在同一年举办,并没有发生什么冲突啊。况且我们两个比赛的性质不同,他们是巡回赛,而我们是年终总决赛。何况,中国举办的网球赛事越多,就意味着更大的市场。总体来说,我认为是利大于弊的。修建中的上海旗忠网球中心,新新公司不希望这一场馆仅仅为大师杯服务。此货暂缺赛事介绍:在印第安纳威尔斯举行的太平洋保险公开赛是除了四大公开赛之外,目前网坛仅有的在正选赛有96人参加的两项赛事之一,另一项赛事就是紧随太平洋保险公开赛之后,号称第五个大满贯的迈阿密纳斯达克100公开赛。同时,这两项赛事也是仅有的带有女子赛事的大师赛。单从观众人数上看,印第安纳威尔斯比迈阿密更适合第五大的称号,今年创纪录地吸引了超过28万人次的观众。

经济影响:根据2001年乔治·华盛顿大学做的一项调查显示印第安纳威尔斯大师赛每年给当地经济带来的直接和间接效益约达1亿美金。赛后组织者按照这一公式算上目前的观众人数得出的结论是比赛现在对当地经济的推动作用为1.4亿美金。

问题起源:2000年,世界职业男子网球协会(ATP)“国际休闲娱乐公司”(ISL)签订了10年12亿美元的赞助合同,ATP旗下的各项比赛将分批收到ISL提供的赞助。根据ISL的合同,印第安纳威尔斯每年将得到约1000万美元的赞助。同年,赛后组织者启用了耗资7700万美元修建的新球馆。但是不幸的是,ISL在2001年5月宣布破产,赛会组织者不得不陷入填补1100万美元空缺的困难之中。4个月后,美国遭遇了9·11,这让一切雪上加霜。

卖方矛盾:国际管理集团(IMG)拥有赛事50%的所有权,他们希望能完成这笔交易,因为这一赛事自从2002年就开始一直赔钱,但拥有另外50%所有权的当地公司PM体育希望将比赛留在印第安纳威尔斯。

救亡之路:因为ISL许诺赞助而新建的印第安纳威尔斯网球中心有3900万来自贷款,每年的利息就高达390万美元。赛会组织者希望能重新融资把利率降到6%或更低,但这需要印第安纳威尔斯市政府提供担保,对此市长艾德·莫纳奇的答复是:“政府和组织者距离达成解决方案已经很近了。”在弥补亏空的同时,PM体育还在寻求美国网协的帮助,希望他们能够以2400万的价格收购IMG手中的50%股份,从而改变比赛被出售的命运。美国网协主席富兰克林·约翰逊表示网协将在今年10月的董事会议上作最终决定,不过他透露目前得到的消息都是正面的,“没有人说我们不应该这样做。”除了美国网协之外,PM体育还在联合其他的投资者希望组成一个基金收购IMG的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