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爆款手游《原神》“85后”济南小伙蔡浩宇身价逼近李彦宏

他1987年生人,是上海交大研究生,国产手游神作《原神》的制作人,靠做游戏拥有财富553.5亿元。近日,“2022新财富500富人榜”出炉,素来低调的米哈游创始人蔡浩宇成了焦点。这位创业于上海、影响海内外的企业家,被网友冠以“新晋济南首富”的江湖名号。

记者从蔡浩宇的小学老师那里了解到,1999年,就读于济南八里桥小学的蔡浩宇就当选了首批中国少年科学院“小院士”,在同批13人中年龄最小、是计算机领域的一枝独秀。如何从一个普通家庭白手起家,又缔造了哪些商业传奇?通过梳理与采访,我们试图走近蔡浩宇和他的游戏王国。

蔡浩宇代表《原神》发表GDC(游戏开发者大会)最佳手游奖获奖感言 视频截图

日前,“2022新财富500富人榜”揭晓,35岁的蔡浩宇凭借553.5亿元人民币的财富,首次上榜该榜单,排名73,位列百度李彦宏后两位,财富仅差7.8亿元;超越卫龙“辣条兄弟”刘卫平、刘福平,三一集团梁稳根,新希望集团刘永好、刘畅父女,小鹏汽车何小鹏,华熙国际赵燕等一众商界大腕。

“济南新首富”这个名头也应势而来。对比该榜单中的山东首富姜滨家族,蔡浩宇位列其后5位,财富相差21.5亿元。而在“2021山东创富榜”中,济南首富、泰山钢铁王永胜的财富估值为209.7亿元。553.5亿元的财富值,让蔡浩宇无论在“创业的济南人”还是“济南的创业人”中,确属拔尖。

值得关注的是,这份榜单上,还有同样来自米哈游的刘伟和罗宇皓,财富值分别为305.1亿元和288.9亿元,分别位列145和157。他们和蔡浩宇是上海交大的同学,正是这三个自称最懂“宅男”的“宅男”,创立了中国最成功的二次元游戏公司。

蔡浩宇和刘伟都是1987年生人,罗宇皓生于1989年。2011年,即将研究生毕业的三人筹划创办工作室,主攻ACG(二次元文化)。创业初期急需资金的他们,曾多次被资本拒之门外,投资人因“名校研究生创业团队”勾起的兴趣,多被“看不懂”而冲散。“那时候大家一看不懂移动互联网,二看不懂国产动漫这个行业”。

自创业起,三人分工便是蔡浩宇和罗宇皓负责技术,极少抛头露面,刘伟负责运营和外联。网上依然流传着刘伟2011年代表米哈游在一次“新新创业达人总决赛”上的“找钱”视频。“虚拟偶像计划”“萌系移动游戏”“宅文化将近20分钟的演讲和问答里,刘伟爆出一连串新鲜概念,描绘着“宅男”这个核心用户群的画像,传达着满满自信:“做萌系游戏的人很少有我们这样的技术,做技术的很少有人像我们这么热爱。”幽默的回答引来阵阵爆笑,而投资人也只是一笑而过。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投出去的商业计划书几乎无人问津。

2011年9月,米哈游首款独立制作游戏《FlyMe2 TheMoon》问世,2012 年2月13日,米哈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也在这个时候,他们总算等来了1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这也是米哈游至今唯一的融资记录。记者查阅2017年12月米哈游的招股说明书(筹备上市近三年后,米哈游在2020年9月终止了IPO)发现,2012年3月29日,米哈游新增股东杭州斯凯,后者以现金方式新增出资100万元。2年后杭州斯凯被杭州米艺吸收合并,但实际控制人都是宋涛。

2012年底,米哈游的第二款游戏《崩坏学园1》发售,但并未怎么盈利。没资金难,拿了投资人的钱却不赚钱,则是难上加难。相比于毕业工作就能月薪一两万的其他同学,三个人只给自己开4000元的工资,迷茫时以一句鸡汤下饭:“很多时候,不是因为看到了希望才坚持,而是因为坚持了才看到希望。”

图为2019年1月《东方新闻》对米哈游的报道。右一为刘伟,左一面向镜头者为蔡浩宇。

时间来到2014年,国产动漫迎来爆发期,这一年上线》,让米哈游吸粉了大量国内玩家,年营收破亿。2016年10月,《崩坏3》凭借优秀的画面和激爽的打斗场面,公测首周便登上ios推荐位,并进入畅销榜前十,至2017年上半年,累计用户达到2200万、流水金额超11亿元。同时,围绕动画、音乐、周边衍生品,米哈游已形成良性IP产业生态圈。

经历了多次被抄袭、求收购等风波,依然坚持着原创道路的三个年轻人,开始真正翻身了。至暗时刻咬牙坚持的劲头,也时常影随他们的游戏产品,比如《崩坏3》里有句台词:“无论前方有多少险阻,我都会迎难而上。”

2020年9月28日,被誉为“手游之光”的《原神》横空出世。如果说《崩坏3》是玩家眼中的手游画质“天花板”,那《原神》堪称国产手游封神之作。

《原神》上线个月蝉联出海收入榜冠军,斩获各国玩家与开发者的高赞,不仅登顶中国、日本、美国等30多个市场畅销榜榜首,也进入全球108个国家和地区的畅销榜TOP10。截至2021年2月底,《原神》已创造了 8.74 亿美元的收益(约 56.6 亿人民币),其中仅有29%来自国内,71%来自海外,其中“二次元帝国”日本占到了28%。上线亿美元。去年《原神》开服一周年庆典上,全球玩家贡献了3.4亿美元,《原神》成为全世界最赚钱的游戏,没有之一。

如今米哈游年营收超过百亿元,三个创始人的财富值,合计已超千亿。而当时的天使投资人宋涛,也以202.5亿元的财富,跻身同一富豪榜单的第231位。

相较于强大的吸金能力,有up主认为:“原神更珍贵的是游戏里展示的技术壁垒,包括日益完善的云端服务器、逐渐成熟的动作捕捉,经验老到的三渲二、不断超限的Unity引擎它们帮助打造出原神里理想的开放世界”。

蔡浩宇对《原神》的描述,是“打造一个动画风格的开放世界游戏”。“开放世界游戏”,是游戏关卡设计的一种,也是当今最流行的游戏类型之一,在其中玩家可自由地在一个虚拟世界中漫游,并可自由选择完成任务的时间点和方式。《原神》制作了瑰丽无比的幻想世界,将更新7座城邦,目前已上线座,分别对应中世纪的西欧、古代中国和古代日本。

“璃月是以中国为原型设计的岩之国度,原型包含了桂林、张家界等名胜。”在去年的全球游戏者开发大会上,视频参会的蔡浩宇,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以制作人兼首席执行官的身份介绍着原神的特点规划、技术手段与文化属性。他说,“海外玩家对于中国的印象往往是大熊猫、中国功夫与三国志,为了打破这种刻板印象,展现给玩家们更多中国文化之美,团队将中国真实的美景还原到了游戏中。”

同样是关于文化去年10月,原神上线一周年音乐会在线上免费推出。作为打造游戏沉浸感的利器,游戏音乐是米哈游的着力点之一。熟悉的游戏配乐通过盛大的音乐会现场演绎,带给玩家新的感官冲击和代入感。音乐会上线万,来自各种语言的评论漫天飞舞:有英语评论称“作为一个演奏原神的音乐人,在配乐上的努力简直令人震惊”;一段韩语称“真的是对音乐疯狂的真心”;一段日语称“一周年没有刻意宣传,而是用这样品质的作品给用户,是最好的企业。”更有外国小哥,当看着喜爱的游戏背景音乐被琵琶、二胡、提琴等中西合璧地奏响,在镜头前泪洒当场。

这是中国游戏第一次在国际市场真正大获成功,这种“成功”,绝不仅是盈利层面,更在于文化出海。

2021年7月,商务部服贸司公示“2021-2022年度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和重点项目名单”,米哈游和原神双双入选。

少为人知的是,蔡浩宇11岁时,就当选了首批中国少年科学院“小院士”。这是个怎样的成绩?记者近日采访到了蔡浩宇当年在济南八里桥小学的大队辅导员。她介绍,1999年全国诞生了第一批科学院小院士,“全国只有13个孩子,来自不同的领域,蔡浩宇是年龄最小的一个,在计算机领域是唯一的一个。”虽已时隔多年,这位辅导员却对蔡浩宇印象深刻,“那时候接触计算机的少之又少,蔡浩宇从三年级就开始拿奖,省级的科幻主题大赛,别人手绘,而他用电脑作画。后来又做flash、小短片,原创都是自己的,有孩子的想象力。”

蔡浩宇童年接触计算机,主要因为父母都是计算机学科的老师。当时他们双双任教于济南交通高等专科学校,也就是如今的山东交通学院。有媒体报道提到,蔡浩宇因少人照看,常跟着母亲到机房。5岁的一天,妈妈惊讶地发现他进了游戏程序,推测是因为“旁听”了讲课。父母便因势利导,对他开始了较为系统的计算机练习,并在他7岁的时候买了一台当时比较先进的386电脑。蔡父也曾表示,游戏只能“玩”,不能“迷”。玩游戏是孩子的天性,也可激发孩子的兴趣,关键是要由大人掌握时间限制。因势利导、因材施教、因人而异在成才过程中是最重要的。

同样对蔡浩宇印象深刻的,还有他五年级时的数学老师孙老师。她告诉记者:“我教数学,他是我的课代表,也是奥数班的。遇上疑难题目,我常让他当小老师上台讲解,有时候一道题目他能给出多个解法。”

两位老师都对蔡浩宇的为人评价很高。辅导员老师说他“聪明、善良,眼中有光,心中有暖。话不多,但特别有数。”孙老师则说他“特别有修养、有内涵、不张扬,发展全面,灵动和儒雅相得益彰。是个全校交口称赞的孩子,那时候我们就看到这孩子前途无量。”

两位老师还告诉记者,得益于蔡浩宇的带动和蔡父蔡母的回馈,学生们普遍接触了计算机,学校还成立了相关的社团,先后成为天桥区、济南市、山东省的科普示范学校。

随着财富的积累,米哈游在投资领域也日渐活跃。企查查显示,以上海米哈游科技网络有限公司的对外投资企业就有19家,2019年以来尤其是去年,投资步伐明显提速。在投资的行业中,文化、体育和娱乐业占比超47%,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占比超36%,另外涉及信息传输、软件、信息技术服务及批发零售等。其中包括蔚领时代的云游戏、吾立方的3D影视动画、绮心科技的原画交易平台等。

如果说信息、文娱类是米哈游布局全产业链的考虑,那么针对脑机接口、人造太阳、运载火箭的三次投资则引发诸多猜想。去年3月,米哈游投资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瑞金医院脑病中心脑机接口项目,双方共建“瑞金医院脑病中心-米哈游联合实验室”,聚焦脑机接口技术的开发与临床应用等研究课题;今年年初,投资人造太阳企业“能量奇点”,后者主要从事商业化可控核聚变研究;近日,米哈游再投资商业航天公司东方空间(山东)科技有限公司,用于“引力-1号”中型运载火箭的研制和首飞,并推进百吨级可重复使用液氧煤油火箭发动机研制。后二者的共性,是创始人都是年轻的高知人士,并从事前沿科技的商业化研究。

电子游戏,仿佛天生带有两面性,有多招人爱,就有多招人恨。打游戏是不是玩物丧志?做游戏是不是荼毒人间?每个人有自己的答案,其中并不缺少极端的声音。

游戏让人沉迷、氪金,但当我们看到制作精良又饱含文化的画面,听到规模宏大的高品质音乐会,又很难不为之赞叹。

米哈游及旗下游戏累计投诉量2000余单,有家长因为孩子的高额充值对其恨之入骨,却也不乏大量玩家给出“这款游戏超级治愈,能带给你很多感触”的正面评价。

蔡浩宇是亿万人挑一的个例,聪明、机遇、教育环境身上贴满了“别人家孩子”的标签,但努力、沉稳、理性等自身和家庭的许多特质,又具有普适性。

我们游戏,的其实是无脑砍杀、低智恶俗的低质游戏。而真正优秀的游戏,可以愉悦审美,带人探索未知并实现精神赋能。

在当下急功近利的游戏市场,也许是没有过多资本的染指,才让这三个“宅男”得以保持“中二”。我们不妨对优秀游戏报以宽容,对硬核创业的拓荒者给以赞许,对改变现状的尝试委以鼓励